首页  »  资讯 » 正文

删减130分钟,票房1730万,但这部“史诗级”电影依然震撼无比

原标题:删减130分钟,票房1730万,但这部“史诗级”电影依然震撼无比

一、魏德圣

许多人常说中国缺少特别好的电影,像《霸王别姬》这样的作品至今也只有屈指可数。实际上,中国从来不缺优秀的电影,缺的更多的是愿意看到好电影的眼睛。

所以华语电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:很多业内推崇的好作品,商业价值并不高,而很多商业价值高的电影,并不会被人们以对待艺术的眼光看待。

许多人一边看着爆米花电影笑,一边说中国缺少佳片,其实是不客观的。

毕竟电影首先是一门艺术,其次才是一种商品。

2011年9月,魏德圣导演的《赛德克巴莱》分为上下两集先后在台湾上映,两部一共获得了8亿新台币的票房,创下了台湾电影票房记录。

一年后,在监制吴宇森的推动下,《赛德克巴莱》上下集整合为一部,删减近130分钟,登上了内地的电影院大银幕。

导演魏德圣为了《赛德克巴莱》,筹备了十二年,电影动用了将近两万人参与拍摄,因为资金不足,周杰伦慷慨的借出了4000万,还有其他人也慷慨解囊。

内地上映的版本虽然删减很多,但故事脉络清晰,依旧很震撼,豆瓣高达8.8分。

这部台湾影史最大制作,最高票房,讲述中国台湾人民抗日屈辱史的作品,在内地拿到了1730万票房。

2012年,内地的电影市场已经开始繁荣,这个数字甚至不及一部爆米花电影票房的零头。

问题出在哪里,这里不去讨论,但相比起业内对这部作品的推崇,这个结果总归是有问题的。导演魏德圣本人,在采访时也从来避开票房不谈。

魏德圣是台湾的几位代表导演之一。

1993年,年轻的魏德圣进入杨德昌电影工作室工作,第二年创作的剧本就获了奖。

1997年,魏德圣看到了一本漫画书,书里讲述了台湾原住民抗日的荡气回肠的故事,他深受触动,想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,但一切条件都没有。

2008年,默默无名的魏德圣横空出世,拍出了《海角七号》,一举成名天下知。

《海角七号》有多厉害?在《赛德克巴莱》之前,《海角七号》一直是台湾的票房金字塔。

台湾社会上风靡着《海角七号》的故事,甚至于,在《海角七号》过后的台湾电影,被人叫做“后海角时代”。

出了名,投资就好找了,但《赛德克巴莱》的筹备依然困难。直到2009年项目启动,魏德圣为了这部电影已经筹备了十二年。他说过一句话:“拍海角七号,就是为了拍赛德克巴莱。”

借用韩寒的话说,就算抛开电影的文化因素,仅就故事本身而言,《赛德克巴莱》也是一部男人必看的电影。

关于种族,关于信仰,关于灵魂,关于战斗,关于野蛮与文明,能把大制作的历史片做到如此荡气回肠,少之又少。

恢弘的情绪渲染,激烈的战斗场面,以及沉静有力的文戏,热血的故事情节,有数不清的看点。

二、赛德克巴莱

“赛德克巴莱”是赛德克族语言的音译,原意是“真正的男人”。电影的表达的情绪也很清晰,“真正的男人,可以输掉身体,但一定要赢得灵魂。”

先讲讲故事的文化背景。

台湾的山地占据了整个岛的大部分面积,也因此造就了生活在山地里的众多原住民部落。

经过漫长岁月的传承,就像大家熟知的少数民族一样,部落也有自己的传统:男人打猎,女人持家,男孩要砍下敌人的头颅才能成为男人。

在赛德克族的历史中,有一个传承了很久的传说:族人死去后都会看到一座彩虹桥,那些死去的祖灵就在彩虹桥的另一头等着他们,但只有真正的男人死后才有资格走过那座彩虹桥。这是这个民族骄傲、野蛮的传承。

这样的生活,随着甲午战争失败,清政府割让台湾后,日本人的到来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在《赛德克巴莱》整个故事中,只有一个主角,叫做莫那鲁道。

电影开头,是年轻的莫那鲁道参加自己的成人仪式。这个成人仪式,就是和敌对部落的战斗。

砍下敌人的头颅,带回自己的部落,女人们都会为他欢呼,他也可以在脸上纹上代表男人的图腾。

莫那鲁道身强力壮,头脑灵活,又非常勇猛,成人仪式过后,他的名声越来越大,甚至传到了附近的好几个部落。

莫那鲁道生活在雾社地区,物产丰饶。随着日军武力接收台湾,这些原始部落的原住民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物产丰饶的雾社地区更是被日军重点对待。

起初得知日军的到来,几个敌对的部落联合起来进行反抗,方式是在路上阻击日军。

他们利用地形进行埋伏,用枪、弓箭和滚落的石头袭击,日军起初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但毕竟是现代化军队,很快就发起了反攻。

那一次战斗中,莫那鲁道的父亲也牺牲了,父亲死时的遗言是:不要让日本人进入我们的猎场。

莫那鲁道没能救活父亲,也没能完成父亲的遗愿。日本人很快占领了所有地方,武力统治了这里。

莫那鲁道成了部落的首领,但包括他的部落在内,所有的部落都被迫接受了日军的统治。

转眼二十年。

日本人在雾社地区修建现代化设施,医院、学校、邮局、铁路,开发广袤的森林资源,教育原住民日本文化,想要驯服他们的野蛮。

结果的确成功了,年青一代的族人里,没有一个男人的脸上纹着象征男人的图腾。

年轻的族人都成了日本人的工人,但日本人拖欠的微薄薪水,和对原住民的歧视,长久的压迫在,使得矛盾在看不见的地方隐隐滋长。

而那个年轻的莫那鲁道,也变成了当年父亲一样的年纪。作为部落的首领,他从未丧失骄傲,但无法反抗强大的日本人,所以只能隐忍。

莫那鲁道常去自己的猎场,想起儿时父亲对自己讲述的民族骄傲。他偷偷收集火柴的火药,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反抗,但这一天遥遥无期。

电影到这里,第一部分就结束了。紧接着,就是整个故事的转折点,也是历史的真实事件:“雾社事件”。

雾社事件发生在1930年10月。莫那鲁道的部落上正在举行一场婚礼,一个日本警察来捣乱,和族人发生了冲突,警察被打伤。后来,莫那鲁道亲自带人去警局道歉,但那个警察依然上报给了军方。

番人打伤警察是一件大事,莫那鲁道深知日本人不会放过他们部落。部落内的年轻人们也群情激奋,积压已久的情绪轰然炸裂。于是莫那鲁道开始了反抗的计划。

以莫那鲁道为首的马赫坡社,联合了雾社地区附近六个部落,制定了详细的起义计划。当然也有一些部落的首领不同意,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必死无疑的战斗。

但莫那鲁道看着那群脸上光秃秃的年轻人说:“真正的人,可以输掉身体,但一定要赢得灵魂。”

在日本人运动会这天,雾社地区所有的日本人都聚集于此。赛德克族的部落发起了攻击,以此给部落的年轻人一场宏大的成人仪式,,屠杀了一百多名日本人,其中包括老幼妇孺,这已经违背了传统。这是一场自杀式的复仇。

雾社事件过后,日军大为震动,派遣了军队前来围剿。莫那鲁道率领着起义的族人也做好了应对,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和日本人展开了战斗,三百多人生生打退了三千多人的军队。

于是日军气急败坏,发动了凶猛的反攻。甚至动用了国际明令禁止的毒气弹。还利用其他的本土部落,与军队一起对整个雾社地区进行起围剿。

故事到这里,就是不停的战斗、牺牲、战斗、牺牲。这也是《赛德克巴莱》为数不多的槽点,在电影的后半部分给战斗的画面太多,故事的情节有些许停滞,但瑕疵很小。精彩的战斗画面依然能唤起内心的热血。

后面的战斗情节中,有两个十分震撼人心的场景。

男人们在战场上战斗,让女人们带着小孩子离开。但粮食储备不够,女人们知道自己会拖累男人们的战斗。几个刚刚过完成人仪式的少年送他们离开,他们向少年道别:“我们会在彩虹桥的另一头等你。”

少年突然明白了她们要做什么,哭喊着不要,但没能阻止女人们眼中的决绝。

风光如画一样的森林里,女人们唱着歌谣,用衣服制成布条挂在树上,亲手杀死了自己还小的孩子,接着各自将自己挂在布条上,集体上吊自杀。

这一幕给人心灵的震撼难以言喻。

还有一幕是最后的战斗。

莫那鲁道的儿子身中数刀,却依然眼神坚毅;少年打光了枪里的子弹,在悬崖边抱着敌人一起摔下悬崖;莫那鲁道带领仅剩的族人,狂吼着冲向桥对面装备森严的日军,接着一颗炮弹落下,炸碎了摇摇欲坠的木桥……

苟且的活,骄傲的死,他们选择了后者。

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月,三百多名族人全部死亡,仅剩的老幼妇孺被日军迁到了其他地方,至今没能回到故乡。赛德克族传承了千年的民族信仰,或许也就此中断。

三、历史与现实

在真实的历史上,雾社事件的起义原因,或许是日军对部落生存的压迫占了大部分,但电影里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的,还是两个字,“信仰”。

如今的时代早就不是从前,每个人都有发声和争取权利的机会,看起来唯一还奴役着人们的,只有钞票。

但是光毕竟无法照亮每个角落。

现代人缺失的信仰,就是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。

中国真的不缺好电影,缺少的是愿意看到、能看到好电影的眼睛。现代人也从来不缺少信仰,缺少的只是对生命的敬畏。

如果你有时会迷茫,对人生的价值产生怀疑,如果有时觉得无处安放,《赛德克巴莱》或许能给你解开一些你想要的答案。(撰文:唐冲)

  • 相关推荐